很多人到商场里逛上一圈,往往会忘记自己的初衷。

大家不是被斑斓的狠货迷了眼,就是被狂野的狠人蒙了心。

这些假人模特,被巧妙地安置在顾客的必经之路上,对于一直低头扫货的人们来说,突然抬头造成的精神震荡,不亚于在峨眉山遭遇一次小规模的猴群伏击。

它们身着战袍,标志着眼下的战场属性,无论是日化区还是床品区,均来自对周围柜台的缴获,它们从不挑剔装备的优劣,严肃的样子仿佛祭台上的大祭司,为迷途者指引方向。

仔细看它们的手势,很快就能懂得其中的暗示:来都来了,不进来遛遛?

假人模特,是深巷之中工业制成品的迎客松,是辐射整个品类的玄关门屏。

在商场一众大牌的挤兑下,越靠里的店铺,就越野,不让上功放,那就码人儿。

相比于安排一水的带货主播在门口游弋,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,它们从不催你下单,当然也不会殷勤地恭维。

一些大方的假模,还会欢迎你上手,但你要上身它们为数不多的遮挡,恐怕会遭到拒绝。

“刚问店员能不能试的我,立马愣住了。”

这还不是孤例,网上经常有人晒出自己被假人羞辱的故事。

“打车被拒接,订饭被拒单,请假被拒绝,就连逛个商场,还被禁止划价。”

作为假人模特身上为数不多可以活动的部位,手指,是它们可以用来表达情绪的关键。

与人类接触的时间长了,越发不甘自己没头没尾的命运被操控。

“接到投诉的营业员赶忙跑过来,硬生生地把手势掰成了‘我爱你’,我当场就错愕了,我知道在不久的将来,它还是会屈从于其他调皮顾客的恶趣味。”

但无论如何,它们至少是幸运的,而不是像维纳斯一样,每日与君博弈。

当不断扩张的商超规模,越发和售货员数量不成正比。

假人模特们,也由传统的服装区不断出圈,征服了一个个曾经人迹罕至的角落。

南北方熬过伏天的差异,在商场的凉席区得到了和解。

这些珍贵的城市人文记录,之所以能流传至今,说明了摆货员的工作做到了位。

确实有一些朋友,是看到了这些准备北伐的藤甲兵,才考虑尝试下凉席、竹席的奇妙。

直到西安的朋友,更进一步地挖掘出了它们本身的历史内涵。

这一场行为艺术,才终于有了自己的逻辑自洽–这些竹席、凉席,以前可能真的是可以穿在身上的,并且毫无违和感。

“除了挖地铁,西安的文物可能有一大半都是在商场里出土的。”

“小时候吵着让我爸带我去看兵马俑,直到我大班毕业,舅舅带我玩,我才知道二号俑坑的入口并不是在沃尔玛。”

但也有外地游客提出过不同的看法。

“每一次去逛商场都像是探险,不仅要背诵那些不太押韵的笔记口诀,还要寻摸哪里是东南角,这太像金缕玉衣了。”

不可否认的是,就连李荣浩,也是看到了商场中的假人,才迸发出的灵感,由于给心灵的赋能过于充沛,给古巨基写了首《怪物》,帮薛之谦写了一首《丑八怪》,还给自己写了一首《模特》。

“这可能是这些假人模特们,离娱乐圈最近的一次。”

假人模特,一直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,不管它们是否愿意,谁也拗不过摆货员的心意。

一些原本毫无关联的个体,在命运的羁绊下,也会组成CP出道,毕竟混双组合的效用是一加一大于二的,男女通吃,老少咸宜。

如果说商品区的假人,还是在尽职尽责,那么蔬菜瓜果区的模特们,就是闹着玩了。

它们承载了太多理货员们过剩的精力,从远处就能洞悉它们不甘平凡的野心。

如果不是亲眼见过,肯定以为是他们的工作不饱和,或者副业实践过于丰富。

清凉的服饰搭配,都是就地取材,明眸皓齿像是什么都说了,但又什么都没说。

这无关蔬菜的新鲜程度和干货的紧致与否,善良的老百姓走到这里都会眼前一亮,不买点什么都对不住商家的一番苦心。

有位大爷给小外孙讲述奇怪的逻辑,“这些怪人,是用坦诚相见的方式,来表示童叟无欺。”

曾有位商场的理货阿姨表示,“我们这个行业其实也是创意型行业,每天负责给模特们更换不同的穿搭,十分具有挑战性,既要含蓄委婉,又要大胆奔放,我都开始看维密了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是中国本土的大润发、京客隆、物美、利群,还是家乐福、麦德龙、沃尔玛、乐购,这些奇葩的假人模特,分布遍及神州。

它们贯穿了国有和民营的边界,也打通了中外资本的分野。

换句话说,这种先锋浪漫主义的社会实验,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最为普遍的日常。

这些毫无表情的假人模特,在市民们的柴米油盐之间,内心很难做到不起波澜。

有人说这是种中国商场奇特的营销方式,越诡异而不失谨慎的装束,就越容易受到人们的追捧,在镜头和朋友圈中流转,“帮助”了商场宣传,还会带来额外的猎奇性客流。

这种说法不无道理,尤其是在水产大区的海带专区中,不同商场之间甚至开始了长期而惨烈的竞争。

这些神奇的穿搭,每样都看上去十分合理,甚至让人怀疑,人类的祖先在发现兽皮和树叶之前,一直都是穿海带的。

古早派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,一切的技术,都能模仿,一切的审美,都能借鉴。

他们在失败中不断探索,一些外资商场,也逐步领悟了东学西渐。

一位商场负责人曾说,“我们甚至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,但看上去很有趣,现在的人们实在是太累了,希望可以在买东西时,不用再关注工作,开心购物。”

中国式商场,并不仅仅局限在商品集散这个维度。

紧接民间的地气,每个家庭勃勃的生气,都会转化为诱人的锅气,在某个层面,它也是社区的广场。

老年人在商场中散心,中年人在商场中消遣,孩童们在商场中娱乐,这些假人模特,也是分布于不同区域的坐标,曾听到一条有趣的寻人播报,“某某小朋友,你的父母在海带叔叔那等你,听到后快来。”

这些假人模特,成为了让所有观摩过的人,都记忆犹新的存在。

甚至,这种奇怪的艺术,在大洋彼岸,也慢慢扎根发芽。

曾有国外的商场运营来到中国参观,对本土商场的社区化经营实践印象深刻,但更叹为观止的,是其中的摆盘技术和理货艺术。

这些心灵手巧的中国理货专家们,用一件件日用品,组合成一幅幅惊人的朋克作品。

对于他们来说,艺术并不高于生活,生活就是艺术本身。我们可能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作品的真谛,却能感受到最真实的欢乐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