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实话,很多时候我不快乐的原因就是因为没钱。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,不能自主决定的一些事情和不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等等,这些都会让我不开心。所以如果有人要问我想要什么,愿望是什么,梦想是什么。我都会很直白的告诉他们:我想成为一个有钱人。 ​​​

现在对数字遗产的处理有两个极端,一边是极端保护死者隐私的 “彻底销号”,一边是极端保护数字财产的 “转给家属”,纪念账号属于折中的,这个区间里可讨论的东西很多

极简主义看起来是在说我们绝大多数人并不需要那么多,实际上是在说我们绝大多数人根本配不上那么多。 ​​​

诚实不止是对他人的,更是对待自己的。诚实需要充分,充分的诚实才是好品质,只有一部分诚实不算诚实。 ​​​

很多人都觉得社交是基本需求,其实未必,社交对现代人来说是很高级的需求,付出时间、精力和代价,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,做一个行尸走肉才是最轻松的。 ​​​

每个人都是少数,都是异类,都是边缘人。因为造框架太容易了,真的太容易了。一旦掌握造框架权力的手开始不受限制,就有一万种方法能让你被隔在所谓的 “主流” 和 “正确” 之外。在如此这般的今天,你安全,真的不是因为你正确,而是因为你侥幸。 ​​​

也许我们不是弄丢了某只袜子,而是一双袜子离婚了,只有剩下的这只袜子愿意留在我们身边。

同学们听好了,炸鸡、冰淇淋、奶茶啊这些东西,要趁自己还年轻没有身体负担的时候,能吃尽量吃啊!

出生在富裕的家庭,实际上是接着别人 100% 进度的存档继续玩游戏。

位置决定价值。在你家里发现的蟑螂?杀了它。火星上发现的蟑螂?无价之宝。

你有看到这个国家现在的现状吗?不管去到哪里,你都能看到大街小巷的地上丢满了成百上千的口罩。除了苏格兰 —— 那里地上扔的是乌克兰球衣。

小时候洗碗打碎了碗,特别懊恼无法平静下来,我妈就安慰我说,没关系碎碎平安,这样家人都会岁岁平安的。
当时特别不理解,打碎个碗明明是坏事,有什么好谐音保平安的。
现在人过三十,有了中年普信的大脑,今天忽然想起这个事情,感觉有点理解了。
人终归还是要与自己和解的,不管找多不合理的借口。

当女人厌烦了男人,会变得越来越挑剔,喜欢瞪着眼睛说这也不好,那也不好。 当男人厌烦了女人,会变得越来越敷衍,闭着眼睛说这也好,那也好。

人都是有执念的,有时候你觉得你非常喜欢一个人,喜欢得死去活来,非他不可,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得到他,如果一旦你得到他,哎呀妈呀这怎么可能。 ​

因为工作失意,约朋友去看电影,去他家楼下超市买烟,服务员是一个一脸麻木的中年秃顶老男人,出了超市很感慨,就和朋友吐槽说,我好想看到了未来的自己,朋友看了我一眼说,那挺好啊,开好车,指了指超市门口的 A8,有房产,指了指超市。

从前有个骗子找到了国王,说要给他做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,但是这件衣服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到。
国王穿上后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:这衣服真漂亮,明天给全国每个女孩都做一件。

由于人口基数大,每一个世代登上历史舞台的时间就显得急促而巨烈,总是在那么某一段时间内显得特别的耀眼,但越是耀眼,消失的速度就越快。消费经济的时代,每个人都是被消费者。

早高峰就是:
– 7:00 出门,你早了半个小时;
– 7:10 出门,你就迟到十分钟。

老婆收了很多快递。
我气愤道:你怎么给自己买那么多东西,真是太自私了。
老婆:我吃肉你也能喝汤。
我:怎么,有给我买的吗?
老婆:没有!这些纸箱你拿去卖钱!
我。。。

礼貌已经变得如此罕见,以至于人们常常把它误认为是调情。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